高荣以手机签核病历 0.5秒就搞定

场景一,为了赶在下班前将病历签核完毕,护理人员必须排排站在电脑旁,等待操作电脑与读卡机,进行病历签核。

场景二,主治医师、社工师、药师、营养师、物理治疗师轮流进入病房,替病人进行术后评估,却得回到桌机旁才能完成病历修改。

场景三,每次出动居家医疗团队,除了大型诊疗仪器,还得背上笔电和读卡机,大包小包地,进行诊疗作业。

以上的情境,都在在凸显了何以台湾的“行动化医疗”无法落地的困境!

随著资通讯科技的进展一日千里,医疗服务的行动化,早已不是空中楼阁,甚至成为科技与医界跨业开发的新兴市场。

看准趋势,政府近日高声疾呼,预计明年完成《生技新药产业发展条例》修法,加入“数码医疗”相关新条例,意在鼓励“资通讯”(ICT)与“生医(BIO)”结合,打造专属台湾医疗新特色。

电脑前排长龙,成工作日常

虽然各界喊得风生水起,但一线医事人员至今仍无法透过行动装置,进行病历签核等作业;反而得依靠“医事人员卡、读卡机、电脑”三项设备,才能完成作业。

更令医事人员头痛的是,根据医疗法规定,当电子病历产出后,医事人员还必须在24小时内完成签核,违法者甚至最高可处五万元罚锾。

“一位护理师一天平均就要签上120到160病历单张,”高雄荣总副护理长洪正隆无奈表示,单单为了病历签核,护理师一天可能就得往返电脑上百次。

以签收药嘱为例,他试算,若一位护理师需照顾七位病人,每位病人一天吃三次药,每位护理师一天就得操作电脑21次。护理人员往往因忙于巡房、给药等其他临床工作,等到交班时刻,才匆匆前去签核病历,导致得排队等电脑的窘境。

不过,这种医事人员卡、读卡机、电脑“三位一体”的景象,正从高雄荣民总医院消失。

走进高雄荣民总医院的急性病房,不见护理人员在电脑前排队;相反的,超过七成护理人员仅需凭借手上的一台公发手机,就能完成超过20种的护理纪录。

高雄荣总信息室主任林秋燕解释,医事人员卡就像一张通行证,主要任务是方便医事人员在信息系统上进行身分验证,常见的应用情况,包括签核、文件加密、文件解密。

而高雄荣总所做的,就是将这张通行证虚拟化,改良为绑定手机的“行动凭证”,让医事人员凭手机,就能在院内的信息系统中畅行无阻。

做为全台第一家成功取得“医事人员行动凭证”的医学中心,林秋燕回忆,当时全国各大医学中心都在观望,惟有高雄荣总、台中荣总两家医学中心愿意尝试办理。

原来,早在多年前,高荣便已洞见“行动医疗”的趋势,持续将医疗信息系统的接口,转型成适用手机、平板操作的设计,希望能在“无卡化”浪潮袭来时,迅速开发相关应用。这些经验,都是让行动凭证能顺利接轨的关键。

除了消除工作空间上的束缚,“行动凭证”更替医事人员节省工作时间。

高雄荣总护理部主任王棋表示,透过手机签核病历,一张只需0.5秒;相比过去透过电脑读卡,至少快上三倍。

不仅如此,高雄荣总还将“行动凭证”与“异常通报系统”结合,打造“异常通报App”。医事人员能实时以照相、语音输入、定位等方式,结合行动凭证确认身分,轻如墙面剥落,重至医疗设备故障,都能透过手机“一键”通报。

行动凭证为智慧医疗开路

更重要的是,行动凭证还是“无墙化、无卡化医疗”重要基石。

高雄荣总研创中心创新长杨宗龙指出,当行动凭证逐渐普及后,医事人员将能更轻易的在院外看诊。未来包括居家医疗、长照服务、甚至船舶医疗、国际医疗的医事人员,能实时与医院、健保署数据库连线,取得最完整医病资料。

近来,高雄荣总更率全国医学中心之先,尝试办理“健保卡行动凭证”。

杨宗龙特别指出,“健保卡行动凭证”不仅能让民众更方便取得自身病历,未来也将与“医事人员行动凭证”搭配,落实真正的行动化医疗。

现阶段进行偏乡巡回医疗时,若需获得病人在医院的病历资料,唯一的办法是回到院中,并持“医事人员卡”和“健保卡”方能读取。

卫福部医讯处处长庞一鸣期望,未来两卡的“行动凭证”成功落地后,偏乡医疗团队将能直接透过病人手机授权,读取资料。

杨宗龙更看好,随5G网络普及后,民众与医事人员,便能透过手机及穿戴式装置结合行动凭证,无论在任何空间,都能进行医疗接触,达成真正以病人为中心的智慧医疗环境。

如今,高荣所推行的“行动凭证”应用,已成为全台医学中心的取经对象。高雄医学大学附设医院、高雄长庚医院也决定加入打造行动凭证医院的行列。

为台湾智慧医疗环境的未来开创更多可能,高荣以“行动凭证”迈开第一步。

本文由:ror体育app下载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