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新闻秘书的西服有进步,但是领带呢?

从服装角度而言,这些天来的白宫有些古怪。正如外界普遍注意到的,特朗普总统会把领带用透明胶带固定住,而且他扎的领带长度惊人,一直垂到裤子的前裆开口处,他还倾向于不扣西装外套纽扣,让其随风飘舞。特朗普的首席战略官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则习惯于穿得皱皱巴巴、里三层外三层的,有时就如《Esquire》杂志最近指出的,像是把衣橱里的半数衣服同时披挂上了。 还要说说白宫新闻秘书的问题。 走马上任一个月出头的肖恩·斯派塞(Sean Spicer)曾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战略师和海军预备役人员,身材矮壮。他把自己捣饬得好像小丑学院的毕业生和二手车推销员,给了在《周六夜现场》节目中戏仿他的梅莉莎·麦卡锡(Melissa McCarthy)《周六夜现场》以灵感——在麦卡锡那段令人难忘的表演中,她化身为一名大嚼口香糖的恶霸,身穿过大的西装,脖子上扎着大到得用推土机才能压平的领带。 像当前政府中的其他很多人一样,斯派塞的外表打破了传统,在此是指充当总统的官方喉舌的那些人长期秉承的传统。 2月27日,斯派塞出席一个吹风会。 Stephen Crowley/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有任何人想起乔希·欧内斯特(Josh Earnest)、迈克·麦柯里(Mike McCurry)或斯科特·麦克莱伦(Scott McClellan)——为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服务过的新闻秘书——显然不会是因为他们身上的不恰当的领带,以及看上去就像从哥哥那里接手的不合身的旧西服。 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时尚规则教授、职业装专家道格拉斯·汉德(Douglas Hand)说,作为传达总统的议程的信使,白宫的新闻秘书应该有能力让自己不被注意到。 “当你传递带有强烈悲痛、悲伤之情的信息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应该是你的领带,”汉德提及上周的一场吹风会时表示。 会上,斯派塞就比尔·欧文斯(Bill Owens)的言论做了回应。比尔·欧文斯是人称瑞安(Ryan)的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队员、威廉·欧文斯(William Owens)军士长的父亲,他要求当局对一场在也门开展的突袭行动加以调查,他儿子就是在那场突袭中丧生的。斯派塞对欧文斯致以庄严的哀悼,并保证那场突袭对于捍卫国土安全至关重要,但其效果被他选择佩戴的不同寻常的领带冲淡了:那条领带以显眼的佳得乐(Gatorade)蓝打底,上边散布着艳红色、银色和淡蓝色条纹。 “他不应该是焦点所在,他的服装当然也不应该是焦点所在,”汉德说。 不过,自从斯派塞出任这一受瞩目程度居于世界前列的职务之日起,其服装就备受关注,以致于有人在GoFundMe上发起众筹,要帮他弄一些新衣服。(截至周五已募集资金685美元,网页上写着,这些钱将被捐给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 。)据报道,斯派塞此前在其老板的督促下,很快就抛开了他原来的那些四四方方的西服上装——它们的肩部设计似乎受到了Balenciaga设计师德姆纳·格瓦萨里亚(Demna Gvasalia)的启发,或者以汤姆·布雷迪(Tome Brady)在场边穿的外套为灵感之源,领子像牛轭一样箍在脖子上——换上了稍微得体一些的款式。 据当地电视台报道,他甚至造访了总部位于纽约的定制服装公司BookATailor在华盛顿的一家特许经营店,几天后露面时便穿了一套更精致、更贴身的西装。不过,尽管对其无意间充当了西装穿搭反面教材的着装风格做了可喜的改进,斯派塞仍然执着于佩戴吸引眼球的领带——除了颜色扎眼,像是一个嘉年华活动上的叫卖者,它们还存在其他方面的明显错误。 “有人显然给他提了意见,于是他跑出去买了一两套新西装,不过我大体上并不认为他过去的衣服有错得离谱的地方,”《Esquire》的造型总监尼克·苏利万(Nick Sullivan)说。 另一方面,斯派塞的领带——像很多以特朗普自己的名字为品牌售卖的领带一样——保持着厚重而又亮闪闪的风格,就如苏利万所说,以“鼓囊囊的丝绸”制成,颜色则是古怪的石灰绿或者带圆点儿的紫色之类。 这远远不是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但斯派塞的让人分心的领带,依然让那些费心解读衣着中所隐藏的微妙信息的人感到困扰。“造型具有符号意义,”斯派塞说。“如果一个人传递出的信息是,‘是啊,但看看我的领带,’这似乎会让他真正应该传递的信息受到遮蔽。”

本文由:ror体育app下载 提供